夙氢

超级小短篇「扎心小剧场」:药鱼向

#无限ooc
#文笔不好勿喷

自打一次事故后,庄周的精神就不是很好,脑部神经甚至是受到了重创。这种情况十分之少见,好像和有些脑部神经的病相像,却又和那些病完全不一样。

在不久以后,可能就这几个月,庄周的记忆就会慢慢失去。这件事扁鹊没告诉庄周,他怕庄周的心灵更受到创伤,他已经被伤到了。而另一个原因是:他发现自己对庄周的病尽无从下手,翻遍了医术,找遍了别的有权威的医生,但都没发现有一个方法可医治这个病。他怕,怕看到别人露出那种失望的表情,特别是对着庄周。可他不知道,庄周若是知道了这,肯定会郑重和扁鹊说,他一生都不会露出那种表情。

但是在一段时间后,不知是从哪个渠道,庄周知道了自己的情况。

在那之后,扁鹊发现庄周总是盯着他,仿佛要把扁鹊刻在自己眼中。在他出去时,庄周就总是倒腾手机,也不知道在倒腾什么,有时候还对着手机小声嘀咕着什么。

一次晚上,扁鹊发现庄周又在盯着他了,那时已是深夜。扁鹊带着迷迷糊糊的意识和庄周说着:“快睡吧,都这么晚了。”庄周应了声就转了个身到另一边了。扁鹊也不疑他,看了眼庄周的背影就又躺下睡了。

但是庄周轻轻拿起了手机,一点儿没惊动扁鹊。一打开手机那刺眼的光立刻把庄周的眼睛刺痛了,连忙把亮度调到最低,这才慢慢适应了。

弄着弄着,庄周突然笑了起来。扁鹊悄悄翻了个身,瞧见那微微的光,就知道庄周是又在倒腾手机了。心里不由得一气,却又对庄周生不起气来。只好把手机拿过来,沉下声来要庄周睡觉,庄周两只手扑腾想夺回来,却无济于事,只好放弃了。

灯光在夜里尤为的醒目,扁鹊无意的一撇,看到显示屏上的内容,一下就愣住了,久久没移开视线。

扁鹊一言不发离开了卧室,庄周听到声响皱了皱眉又睡去了。

扁鹊坐到沙发上,默默看着手机上录音软件上的一个个标题。
「和小鹊儿的相遇」
“那时候是大一吧,刚入学,他是来校门口接新生的其中一位学长。那时他不是很开朗,对人不是很热情,也只从别人口中知道他是医学系的学生。嘿嘿,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了,莫名想接近他,但当时是大一……”

「和小鹊儿第二次见面」
“我没想到他会有这么活泼的一面。当时他和许多学长们一起在打球。自己原本是不太喜欢篮球的,一群人围着个球抢来抢去,还满身的汗。可看着小鹊儿打球,就是这么赏心悦目呢……”

……

在最后一行,有一个和别的标题不一样的:
「我爱你」
这里面没有一大段一大段的话,只有简短的一句话。
“永远永远不要忘记你的爱人扁鹊,他深爱着你,你也同样深爱着他,失忆后别忘了把他慢慢找回来。”

看到这,扁鹊早已是泣不成声,虽然手紧紧捂着眼睛,却还是有眼泪会从指缝挤出来。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庄周总是对着手机了。想到庄周对着手机笑,有时又对着手机哭;有时露出疲惫的表情,有时又露出绝望的表情。当时不知道是为什么,只知道一味地去安慰。现在知道了原委,却又是那么让人心疼。扁鹊捂住了心口,仿佛能感受到庄周的痛苦,那撕心裂肺般的痛苦。

他没想到庄周已为这一切做好了准备,但他更没想到的是自己在庄周心中的地位会这么高。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仿佛要把胸腔都填充满。

扁鹊回到床前,不作声又趟了回去,庄周把脸贴过来,像是说了一句梦话:“我真希望能永远都不忘记你,把你深深地刻在我的脑子里。”扁鹊的手紧了又紧,最终还是放下了,转过身轻轻拥住了庄周。

庄周果然出事了。

庄周在失忆后神经渐渐崩溃。在病房中也总是控制不住,只好打镇静剂,有时严重了连扁鹊都不认。庄周手上贴着打针的胶布,手腕又被牢牢固定在病床两边,想发泄只能大声嘶喊,脸上狰狞的表情让人触目惊心,喊到喉咙干哑,直到累到睡去。扁鹊每次在病房外面看到庄周失控,看着庄周痛到快要咬碎自己牙齿,看着庄周痛到眼睛流出血水,看着庄周全身都被绑在病床上动弹不得。若不是医护人员拉着他,非冲进去不可。

庄周死了,死的彻彻底底的。

在一次情绪失控后,庄周误伤了自己,最终,还是死了。

扁鹊知道这事儿后,像是疯了一般。不顾人们诧异的眼光冲到庄周的墓碑面前。无数次从梦中惊醒,却无数次发现自己就躺在墓碑旁。无数次想着庄周还活着,却发现自己就躺在墓碑旁。

终于,扁鹊也崩溃了。
他抱着庄周的墓碑像个孩子一样大哭着。

——End.
by夙氢

emm第一次好好的p个图
手不好看勿喷orz……

【如果鲲离开了庄周】

#庄周x扁鹊(x鲲???
#be

「庄贤者」
以往在人面前不管何时都风度翩翩 无任何纰漏差错的庄贤者 此时头上原本扎的很紧实的玉簪却歪斜的几乎掉下来 头发也不如以往整洁 随着跑动的脚步在空中不住的舞动着/

哈……哈……/随着他大口大口的喘息 终于 他站在了医师扁鹊的小筑旁 没有一丝休息和轻扣大门便闯了进去

/站住!什么人?/两个身穿士兵服的人拦住了他/果然……/他咬咬牙 奋力和他们抵抗 不顾身上被长枪刺穿而流出的血便跑了进去/

扁鹊!扁鹊!/随着两声急促的呼喊 他已经站在了扁鹊的房门前 他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内 皱紧了眉头/不在这?/忽然又拔腿跑向另一个房间 速度快到只留下一抹残影 这怕是用出了毕生最快的速度了吧 他熟门熟路地找到了扁鹊所在的房间/

嘭!/随着一声巨响 门被他破开了 饶是扁鹊 也皱了皱眉 仍没回头地问了句/阁下这么急匆匆的 是作甚?/扁……扁鹊!/他忙不迭的奔到他身边/扁鹊我求你了 我求你救救我的鲲吧!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取来!我求你!!/扁鹊是再平静 也不可能再坐下去了 他起身就子休从冰冷的地上拉了起来 这才发现子休满眼的血丝和苍白的脸色 看到这 扁鹊不由得愣了愣/你……怎么会变成这样……?/但话没说完 便被子休拉出了房门 从大门拉了出去 在士兵们即要将长枪刺到子休身上的那一瞬间 扁鹊对士兵们说了个口型【无事。】

子休将扁鹊拉回了自己家 把眼神漫是空洞 身体一动不动的鲲展露在他面前 这模样 倒是和颓废的子休有三分相似/扁鹊也知道子休把自己拉来的意思 便上去去检查 手法熟练又迅速 忽然 扁鹊不停舞动着的手顿了一下/旁边一直盯着扁鹊的子休立刻意识到了 但可惜的是 他猜错了/是可以救了嘛!对不对!/看着子休眼中不可抑制的狂喜 扁鹊虽于心不忍 却也不得不告诉子休事实/

子休……我……/扁鹊 我知道的 鲲有救了对不对/扁鹊话还没说完便被子休抢了去/说完子休转了个圈/这是梦对吧 我知道 /说完又抚起了自那百年都未开花的铁树飘落的花 子休看着一朵朵花飘落满地又喃喃出口/果然是梦呐 铁树都……开花了呐……/说罢 便带着那一抹安逸的笑容倒在了花海中  扁鹊冲过去将那一抹单薄又美好的身影紧紧拥住 扬起一阵阵花浪 扁鹊看到了人儿眼中那一抹狂喜 却没有看到眼底深处的那一抹痛色 以及 那划过泪珠的泪痕

花海中 两个人拥在一起 扬起的花浪落下来 将两人淹没 风也没再将那花儿吹下来

by沐北

——题外话:第一次发文 有些不足还请见谅呐